<dl id="vqtmc"><menu id="vqtmc"></menu></dl>

      <sup id="vqtmc"></sup>

      <sup id="vqtmc"></sup>

                <div id="vqtmc"><ol id="vqtmc"><object id="vqtmc"></object></ol></div>

                第五百零二章 蛮夷就是蛮夷3更


                本站公告

                    科尔德看了看劳伦斯,再看看达利其思,不禁叫道:“疯子,你们特娘的都是疯子吗?”

                    说着科尔德一屁股坐下,脑袋如同拨?#26031;?#19968;般摇动,口中大叫道:“两千对十几万,你们谁行谁上,老子没疯,?#19968;?#24819;活着去娶艾丽,你们要找死就自己去,不要拉着我一起。”

                    科尔德、劳伦斯、达利其思乃是自小一起的好友,同时参军,数十年的交情,所以他们之间才这么的随意,而劳伦斯、科尔德也正是达利其思掌控这一支舰队海陆军的左膀右臂。

                    这儿会儿科尔德撂挑子,劳伦斯还有达利其思自然是神色?#34892;?#19981;快,就见达利其思上前一步,一把将科尔德抓住吼道:“科尔德,还没有见到敌人呢,你便怕了吗?当年那个一个人敢追砍上百土著的科尔德去哪里了?”

                    科尔德顿时红着脸叫道:“谁……谁怕了,我科尔德从来都没有怕过!”

                    抓着科尔德的肩膀,达利其思神色郑重道:“既然如此,那便陪我同大明一战,看看到底是他大明强,还是我葡萄牙舰?#28216;?#25932;!”

                    看了看达利其思,再看看劳伦斯,科尔德苦笑道:“疯子,真是疯子!”

                    因为得知了他们所面临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对?#37073;?#36798;利其思等人自然是提高了警惕,而科尔德则是发疯了一般的追剿戚景通等人,愣是将戚景通等人给压迫的不敢露头。

                    要知道先前戚景通尚?#19968;鼓?#22815;带领人马暗中偷袭港口,给驻守港口的葡萄牙舰队制造一些麻烦,但是现在别说是给对方找麻烦了,不被科尔德带领人马给抓住就不错了。

                    火铳声响起,戚景通猛然之间翻身而起,?#38405;?#23627;之中冲出,?#23545;?#30340;就看到一队人马正冲着他们所在冲击而来,正是一群葡萄牙士卒。

                    经过这几天的缠斗,戚景通手下的人马如今尚?#19968;?#26377;二百多人,至于说那些用来壮声势的东瀛士卒早在昨天便已经溃散了。

                    戚景通只见手下士卒一边抵抗一边向着他所在方向撤退,只听得一个声音传来道:“将军,这些夷人不知道怎么发现了我们的行踪,不少弟兄迷糊之间便丢了性命,敌众我寡,再这么下去,怕是有覆灭之?#21069;。 ?br />
                    浑身浴血的毛元出现在戚景通面前,脸?#19979;?#26159;凝重之色。

                    戚景通看了看四周包围过来的葡萄牙士卒,深吸一口气道:“命令港田横二带人断后,告诉他,只要坚持一炷香时间,本将军会让他执掌矿山一应东瀛人事务。”

                    虽然说原本的数千东瀛人士卒溃散,可是溃散之后,尚?#19968;?#21097;下了有数百人,正所谓大浪淘沙,这个时候还愿意留下来的东瀛人都是铁了心的要抱紧大明这一根粗大腿的大明死忠粉。

                    港田横二便是这一支数百人?#28216;?#30340;头领,这会儿正神色恭敬的看着面前的传令兵,小心翼翼的接过戚景通的手令,脸?#19979;强?#28909;之色向着那传令兵道:“还请禀明将军,横二即便是死,?#19981;?#24102;?#24605;?#25345;一炷香时间。”

                    虽然说?#26377;?#24213;里瞧不上港田横二这些人,但是这名传令兵却是不会将自己的情绪流露出来,只是冲着港田横二微微点?#35828;閫返溃骸?#33509;然如此,戚将军定然不吝赏赐!”

                    晨曦之中,双目通红的科尔德看着节节败?#35828;?#22823;明士卒,眼中带着几?#20013;?#22859;之色口中弄喃喃自语道:“戚,这次我看你还如何逃!”

                    这几日当中,科尔德同戚景通可是多次交锋,相互之间已然有了极深的了解,说实话,对于戚景通的统兵之能,科尔德还是相当的认同的,毕?#40723;?#22815;带领着数百人?#24597;?#32473;他们造成困扰,这也不是一般人所能够做到的。

                    这一次科尔德花费了好大的功夫,总算是寻到了戚景通等?#35828;?#34255;身所在,趁着?#32929;?#23558;其包围,然后发起攻击,为的便是在大明的援军赶来之前先行将戚景通这一支?#28216;?#32473;灭掉,同时也是为了给那些战死的上百名士卒报仇,否则的话达利其思根本无法给全军一个交代。

                    上千之多的葡萄牙士卒稳稳的压缩着戚景通等?#35828;?#27963;动范围,就在这会儿一阵喊声传来,戚景通目光一凝,心中明白港田横二那里开始行动了。

                    与此同时,戚景通眼中闪过一道精芒喝道:“所有人随我冲开一条血路,杀出去!”

                    港田横二率领着数百名大明死忠向着正面压迫而来的葡萄牙士卒冲了上去,不得不说当人拼命的时候,其他不提,单单是那一股悍不畏死的气势都非常之慑人,至少一时之间,港田横二等人成功的拦下了葡萄牙士卒的前进脚步。

                    科尔德不由得一愣,?#20174;?#36807;来之后不由的破口大骂,显然是没有想到他要围杀戚景通等?#35828;?#35745;划竟然会因为一群乌合之众而出现意外。

                    戚景通一伙?#35828;?#24213;是什么组成,这几日之间,科尔德自然是已经摸清楚,主力自然是以戚景通为主的大明士卒,至于说那些东瀛士卒,说实话科尔德根本就当其不存在,其战斗力不久之前科尔德才见过。

                    数千东瀛士卒竟然在数百人冲击之下溃不成军,死伤无数,战斗力之差就如他们所绞杀过的那些土著士卒一般,简直是不忍直视。

                    可是正是这么一群被他所无视的东瀛士卒这会儿竟然爆发出令人为之侧目的战斗力来生生的拖住了他们的脚步。

                    这边戚景通无有后顾之忧,集中手中的力量,全力冲击,很快就生生的在包围圈之上杀出一条血路。

                    晨曦之中,浑身浴血的一众人逃出十几里远,确定葡萄牙士卒没有追赶上来,戚景通这才下令所有人停下来歇息。

                    一众士卒一个个的坐在地上气喘吁吁,四周哨探分散开来以作警戒。

                    不知过去多久,大地微微震动,无论是戚景通还是这些正在歇息的士卒?#20174;?#19981;慢一个个的翻身而起,一脸警惕的望向远处。

                    就见远处烟?#31455;?#28378;,大地为之震动,很快黑压压的一片人影便出现在视线当中,最先看到的赫然是一面楚字大旗。

                    当看到那大旗的时候,再看那熟悉的军容,戚景通所有人先是一愣,紧接着脸上忍不住露出惊喜之色,甚至有士卒都激动的流下了泪水。

                    戚景通强忍着内心的?#32769;玻?#19968;颗心却是落了下来,向着身旁的毛元道:“毛元,随我一同前去向殿下请罪。”

                    戚景通等人发现了楚毅等人,同样楚毅他们也发现了戚景通这些人。

                    当戚景通、毛元一副狼狈的模样出现在楚毅等人面前的时候,俞大猷、郑立、王元几人尽皆露出惊愕之色,显然是没想到戚景通、毛元他们会这么的狼狈。

                    “戚将军,你们……”

                    就见戚景通、毛元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向着楚毅道:“末将戚景通,镇守石见国不利,有负殿下所托,特来请罪,还请殿下责罚!”

                    楚毅看着戚景通、毛元还有远处那些士卒的模样,心中轻叹一声,戚景通等人能够同正处在鼎盛时期的葡萄牙海军一战,这已经是不差了。

                    翻身下马,楚毅将戚景通、毛元扶了起来,和声道:“敌人势大,此战非战之罪,戚将军何错之有?”

                    “可是……”

                    心中感激的戚景通张口想要说什么,可是楚毅却是一脸霸气的道:“区区石见港而已,丢了也就丢了,即便是一百个石见港也比不得我大明将士之?#21442;?#37325;要,港口丢了我?#24378;?#20197;重新夺回,可是尔等若是战死了,?#23601;?#21364;是回天乏术!”

                    听得楚毅这么说,就算是那些一个个的有伤在身的士卒也都露出了激动之色。

                    大军就此安营扎寨,那些受?#35828;?#22763;卒被军医带走疗伤去了,而戚景通、毛元这会儿正在大帐当中同楚毅、俞大猷等人讲述这几日之间所发生的一?#23567;?br />
                    待到戚景通、毛元讲完,楚毅一只手叩击着桌案看着戚景通道:“戚景通,?#38405;?#30475;来,这一伙西夷人实力究竟如何?”

                    戚景通微微一愣,沉吟了一番这才向着楚毅道:“回禀殿下,末将不敢妄言,不过只是一点自身之浅见,依末将来看,此西夷之人,无论是战舰之火力?#21482;?#32773;是士卒之战力都非常之强,就算是同我大明相比,也差不了多少。”

                    郑立闻言不禁撇了撇嘴道:“戚将军实在是太看得起这些夷人了吧,照我来看的话,夷人也就是仗着人多势众罢了,否则的?#26263;?#23545;单,他们是战舰强的过长平号、长宁号还是说他们步卒之战力强过我大明精锐。”

                    一旁的王元也是深以为然的点头,并非是针对戚景通,而是身为大明天朝上国之将领,在其眼中,余子?#24503;擔?#26080;论是草原还是海上西夷,又如?#25991;?#19982;大明精锐相提并论。

                    俞大猷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舔了舔嘴唇向着楚毅道:?#26263;?#19979;,末将请命,愿提一军前去会一会那些西方夷人。”

                    3更了,超进化,Biu!biu!biu!biu!5858xs.com
                体育彩票河北11选5

                  <dl id="vqtmc"><menu id="vqtmc"></menu></dl>

                    <sup id="vqtmc"></sup>

                    <sup id="vqtmc"></sup>

                              <div id="vqtmc"><ol id="vqtmc"><object id="vqtmc"></object></ol></div>

                                <dl id="vqtmc"><menu id="vqtmc"></menu></dl>

                                  <sup id="vqtmc"></sup>

                                  <sup id="vqtmc"></sup>

                                            <div id="vqtmc"><ol id="vqtmc"><object id="vqtmc"></object></ol></div>
                                            做梦梦到大师透码 网络体育彩票走势图 青海快35月10开奖结果 福体彩开奖直播间话题 打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贵州十一选五手机版 福彩3d和值走势图近300期 港姐心水论坛72 幸运飞艇是骗局吗 河南11选5今日开奖号码是多少 江西多乐彩开奖 辽宁体育彩票销售 nba詹姆斯高清壁纸 中国体育彩票规则 彩票云南十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