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vqtmc"><menu id="vqtmc"></menu></dl>

      <sup id="vqtmc"></sup>

      <sup id="vqtmc"></sup>

                <div id="vqtmc"><ol id="vqtmc"><object id="vqtmc"></object></ol></div>

                第二百零五章 封神(五)


                本站公告

                    單膝跪地,雙手作揖,鏗鏘的聲音自偌大的云霄寶殿中盤旋回轉,沒由來得令殿中的眾神,豁然一舒。

                    “一派胡言?”

                    抿著李牧魚的這句話,一簇肝火直接騰地一下,就在冥王的五臟里燒了起來。

                    目光森冷,怒意飆升,但是再大的怒火,僅在一瞬間的調度,就被冥王強行壓了下去。

                    環顧四周,看著周圍無數道探詢的目光,一種被算計后的強烈愚弄感,比起被頂撞后的怒火,更令冥王感到無比的憋悶。

                    天庭清冷,尤其是帝后所居的云霄寶殿,更是常年無人。可在今日,這大電之中,卻是十分突兀地聚集了如此多的仙神。

                    不僅神袍穿戴齊整,人數稠密,就連一向不理世事的紫陽神君,居然都會親自下界,救助一個剛結丹沒多久的小神。

                    這其中的種種巧合,都足以十分明確地指出,天庭對此事的提前“知情”。

                    也正因為“知情”,所以這個僅有結丹期修為的下界水神,在面對他這個化神期的冥界之主時,才膽敢這般的有恃無恐!

                    “難不成,那些引魂花,就是天庭故意所植?而為的,就是為了引我上鉤?”

                    心中暗暗思索,冥王藏在斗篷下的雙眼也早已瞇成了一條細細的小縫,一個又一個“背離真相”,卻又令冥王“信以為真”的想法,猶如水泡般,不斷地自腦海中升騰冒出。

                    “引魂花,絕對不能讓給天庭!”

                    啪——

                    氣泡破裂,如麻一般亂的思緒,僅在瞬間,就被冥王一刀斬斷。目光重復淡然,連同心中的猜忌也同怒火,一并消失。

                    他是冥界之主,是整個冥界的掌控者。

                    即使被算計也好,被頂撞也罷,在一界氣運面前,即便是他,也不能以私人的利弊阻擋在整個冥界的利益面前。否則,他作為冥界神靈,將被整個冥界所厭棄,甚至被冥界的輪回道所不容!

                    “帝后娘娘,可容本尊先說?”

                    眉頭微微一挑,帝后頗為驚奇地看向籠罩在黑袍之下的冥王。

                    原本以為,李牧魚方才過激的言語,定然會刺激到以暴著稱的冥王。可是,觀冥王此刻的語氣,和動作,卻并沒有絲毫被惹怒的跡象。

                    反而言語從容,氣息自若,若不是帝后對冥王本人有一定的了解,否則,連她也要被冥王的表象所騙過。

                    “冥王請講。”

                    得到帝后的首肯,冥王一抱手,冷淡的視線向著周圍環伺了一圈,到最后,兩只眼睛便牢牢地鎖定在了單膝跪地的李牧魚身上。

                    “冥界的東方,有一處與靈州向通的冥界壁壘,而這處壁壘,又恰巧與靈州極西之地的弱水域相連接。

                    而此子,就是利用這個優勢,將神域擴張到位于冥界壁壘之后的邊際之地。不僅故意以幻術隱藏,而且,其中延展到邊際之地的水域,已經有了逐漸向次神域擴張的趨勢。”

                    邊際之地?

                    聽到冥王的話,一直站在二人之間的紫陽神君,卻是忽然挑起了眉毛。

                    冥界壁壘、弱水域、邊際之地……冥王所言種種,皆是在數十年前,紫陽神君帶領下界五個天生神靈,所操練神域之力的地方。

                    按照常理來說,邊際之地從屬于冥界,即使位置偏遠,但依舊被死氣所籠罩。即便是那五人利用神域之力將邊際之地徹底改造,但是在濃郁的死氣侵蝕下,不出十年,那些五行痕跡早晚都會被徹底抹除。即使是他,也沒有把握在死氣濃郁的冥界,憑空建立出來一個次神域。

                    而且,依冥王所言,那個衍生在邊際之地的次神域還是一個從屬五行的水屬神域,其建立難度,更是令人瞠目嗟嘆。

                    “所以,帝后娘娘,依照兩界的約定,若是有他界神靈膽敢模糊邊界,竊取他界氣運,那么,這條罪責,應當如何判決呢?”

                    判決?

                    聽到冥王的設問,方才聽得有些入神的帝后,才忽然反映了過來。可這一刻,帝后的第一反應卻并非是責問旁人,而是將目光投向了站在李牧魚身旁的紫陽神君的身上。

                    “果然……”

                    當帝后的目光與紫陽神君交匯的那一剎那,她知道,紫陽神君心中所想,與她一般無二。

                    百歲結丹,自招信眾,不但建立了首個以半妖為主要人口的神域,甚至,在結丹初期,就打敗了天庭那些老牌天生神靈中,銳氣最盛的夢神。

                    可如今,本以為會消停一段時間的他,就在方才,又惹火惹到了冥界。而且,還不聲不響地在冥界之中,自建了一個五行神域。

                    這其中種種,簡直讓帝后那顆早就被修煉與時間打磨得古井不波的心,重新燃起了久違的興致。

                    “有趣!當真是,太有趣了!”

                    心中笑談,目光生趣,但是很快地,帝后便將眼中幾乎要溢出來的笑意又重新收了回來,以使得自己不至于輕易笑出聲來。

                    再次板起臉,與紫陽神君確認了一下目光,帝后才頗為“嚴厲”地狠瞪了一眼李牧魚,再轉過頭,繼續對冥王說道:

                    “按照往常的規矩,觸犯天條例法者,應當從嚴處理。可是,此事若說是弱水河伯一人罪責,卻也實屬不妥。

                    因為,冥王口中所說的水域,并非是弱水河伯有意為之。甚至說,其中緣由,還少不了你我之故。”

                    “帝后娘娘的話,是什么意思?本尊有些聽不太懂。”

                    指腹摩擦著長椅上的金色龍頭,身體靠后,嘴角上帶著些不經意的笑意,只是目光平靜,甚至有些過分冷靜的看著下首側的冥王,輕聲說道:“冥王,你可還記得樓蘭古國?”

                    樓蘭古國?

                    聽到這幾個字眼兒,冥王藏在黑影中的雙眉,不由得緊緊地皺了起來。

                    “我當然知道。”

                    “那你可知道,弱水河伯就是代表天庭,前往樓蘭古國尋找金尸的神靈之一?”

                    這一下子,冥王的眉頭不由得皺得更緊。

                    “帝后娘娘,你說了這么多,到底想說什么?”5858xs.com
                体育彩票河北11选5

                  <dl id="vqtmc"><menu id="vqtmc"></menu></dl>

                    <sup id="vqtmc"></sup>

                    <sup id="vqtmc"></sup>

                              <div id="vqtmc"><ol id="vqtmc"><object id="vqtmc"></object></ol></div>

                                <dl id="vqtmc"><menu id="vqtmc"></menu></dl>

                                  <sup id="vqtmc"></sup>

                                  <sup id="vqtmc"></sup>

                                            <div id="vqtmc"><ol id="vqtmc"><object id="vqtmc"></object></ol></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