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vqtmc"><menu id="vqtmc"></menu></dl>

      <sup id="vqtmc"></sup>

      <sup id="vqtmc"></sup>

                <div id="vqtmc"><ol id="vqtmc"><object id="vqtmc"></object></ol></div>

                第二十五章 莲花生


                本站公告

                    “如是我闻!”

                    “?#30343;?#20315;在忉利天,为母说法。”

                    就在岳绮罗话音将起之时,一声自天际而来的梵音响起,大菩萨地藏本愿咒回荡。

                    亦是将岳绮罗这位不灭阳神境界者,死死的定在了原地。

                    “哼!”

                    天花乱坠,梵音奏响,奇香扑鼻,一幕幕天女飞仙景象幻化而出,却只能让赵无忧传出一声冷哼。

                    而毛小方更是面色铁青!

                    脚步一踏,什么梵咒全然被赵无忧强横的气血撞开,只留下空气当中,‘啵啵啵’的脆响!

                    也不管岳绮罗的心思,长袖一动,先将岳绮罗镇压在了乾坤法当中!

                    “掌中佛国?!”

                    低声的长喝,一名秃顶的老者便从天际的异像当中走出。

                    “中原道门何时出了檀越这般人物?”

                    望向赵无忧,这?#30343;?#25345;檀陀人头曈,右手结着甘露印的上师打扮者露出了忌惮的神情。

                    没有理会这等不知?#27597;?#26094;沓冒出的?#19968;錚?#36213;无忧转身一步便已经回到了石室门口。

                    “走吧。”

                    淡漠的言语,完全不将来者放在眼中,赤裸裸的无视,让这位不明身份的存在,亦是火冒三丈!

                    “孽障!”

                    然而他话音未落,便被一股莫大的力道扇在了面庞上。

                    强悍堪比精钢的肉体只能感受到剧烈的疼痛,左脸上一阵崩裂血色涌现,人也从幻象云层当中直接跌落了下去。

                    好不狼狈。

                    赵无忧神色默然,负手而立高高在上的看着他。

                    “你可以试试,本座敢不敢杀你!”

                    那秃顶老者,抱着脸怨毒的看着赵无忧。

                    “吾乃香格里拉,地藏上师一脉的使者,哪怕是尔等道门真君也要对吾以礼相待!”

                    话音未落,赵无忧强横的一击便已经落下。

                    如同五岳之重,蕴含着极?#35828;?#38215;压之力,仅凭着肉身之能,气血爆发便已经让整个空间隐隐崩溃!

                    赫?#30343;?#20182;在武明天下所成的?#30343;劍?#38215;山河!

                    眼露绝望的神色,那上师使者,还来不及调动体内佛能,便已经意识泯灭!

                    “道兄。。。!”

                    毛小方的阻止言语还未说出口,赵无忧已经收手在一旁,而那位地藏上师一脉的使者,也已经化为了一片血泥。

                    “区区化外野人而已,道友不用担心,过段时间,本座自会去一趟香格里拉,看看那里的地藏一脉是?#30343;?#37117;不会说人话!”

                    强势无匹,霸道绝伦的宣言。

                    明明是你一言不合将人打死了,还要找上门去跟人讨要说法,毛小方如今是明白上古真修是怎么平定各?#20013;?#20861;祸乱了,如今还能有妖族存?#28291;?#21482;能说这些战斗狂还留了手了。

                    ‘?#21387;?#19978;古真修都是正面战斗的强者,这样的脾气,战斗力不强,早就被车翻在地了。。。’

                    抚着额头,毛小方觉得自己近日来联?#24471;?#23665;正宗的次数有点太多了,尤其是在认识赵无忧以来,就好像经常要为他写一堆信件。。。

                    可是如今情况已经是这样了,毛小方也只能无力的摆了摆手,让赵无忧等?#27515;?#21435;,他留下来收拾后面的情况。

                    否则真让赵无忧继续处理,那就?#30343;?#31616;单的冲突那么简单了。

                    他看得出来,赵无忧到底还是留了?#30343;鄭?#27809;有彻底将那位上师使者的舍利崩碎,不然如今就真的是难以化解了。

                    反正是肉身为船帆,那么船坏一艘也应该无关紧要吧?

                    别看毛小方以降妖除魔,维护正道为?#21917;危?#20182;也看不惯藏地一脉的很多举动,若?#30343;?#37027;边还有几个?#20197;?#38656;要这些?#19968;?#25179;着,他也未必会处理手尾。

                    让这位上师自生自灭好得多。

                    一点荧光散出,破裂的舍利从血泥当中飞起,化为了颓废无比的秃顶上师模样。

                    看到了毛小方在场,却已经是双目无神了。

                    可能在藏地那边作威作福太久了,怎么都没有想到,在中原当中遇到赵无忧,直接就被打杀了。

                    他现在已经十?#21482;?#30097;这次来中原到底是?#30343;?#32654;差了。

                    “这位,还是先随贫道回义庄吧,不然一不小心就真的彻底堕入轮回了!”

                    还不知道这位上师的名讳,毛小方也只有无奈的以法力抓住了他?#25169;?#30340;舍利,将他带回义庄修养一会再说。

                    否则再放任伤势蔓延,估计这位上师就连自己叫什么都会忘记了,更别说来中原是为了什么了。

                    这也是为何这位上师听到岳绮罗的泰山府君祭妙用时候,忍不住出手的原因。

                    不灭灵魂的特质对于他们这些藏地上师一脉简直太适合不过了。

                    哪怕?#30343;?#19975;千巧合下出现的一例,但是对于他们这些?#27597;?#27668;傲的修行者来说,谁不会觉得自己?#19981;?#26159;那特例当中的一员?

                    而就在这位上师肉体陨落的瞬间,远在万万里之外的一座宫殿当?#23567;?br />
                    。。。

                    檀香飘摇,无数灯火摇曳,突然一盏灯火猛地弱了大半,让看守者神色一惊,连忙转身向着一座白皙的禅房禀报。

                    “看来是那扎吉尔遇到麻烦了,藏地?#35805;玻?#20013;原也是大乱。。。末法之劫,真的无法化解嘛?”

                    此代地藏一脉的执掌着,莲花生大士七?#28291;?#20302;声的呢喃着。

                    然后传讯底下的金刚和上师,再派遣一人去中原求援,如今的情况已经由不得耽搁了。。。

                    隐约间,在这片宫殿之外,可以听到无数呼啸的妖魔气息流转,若?#30343;?#19968;股强横的能量将这里镇压,只怕随?#26412;陀?#21487;能是倾寺的大祸。

                    “南无阿弥陀佛。。。”

                    莲花生大士低声呢喃着,一股柔和的佛光荡漾开去,落入护住佛寺的能量当中,不断的消磨镇压着那些妖魔之力。

                    。。。

                    迈步在顾府当中,或许是因为事情解决了,顾玄武颇为高兴,邀请赵无忧留下来享用晚宴。

                    没有着?#23849;?#24320;的赵无忧也就答应了下来。

                    他能够感觉到,在西方的某处,似乎有一股极为可怕的力?#31354;?#22312;酝酿,和他一直在北方感觉到的如芒之感在强度上不分伯仲。

                    ‘这个世界还真是。。。对人类极不友?#20882; !!!?br />
                    已经猜到了那位上师来中原是为何,赵无忧还是不禁感慨。

                    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转手间,将那位镇压于乾坤法内的岳绮罗放了出来。

                    倒是没有逃跑的想法,知道自己不会是眼前?#35828;?#23545;手,尤其是那一拳下,岳绮罗知晓,她不会死,却也绝对跑不掉。

                    “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个精灵异常的女子终于问出了她心中最大的疑惑!5858xs.com
                体育彩票河北11选5

                  <dl id="vqtmc"><menu id="vqtmc"></menu></dl>

                    <sup id="vqtmc"></sup>

                    <sup id="vqtmc"></sup>

                              <div id="vqtmc"><ol id="vqtmc"><object id="vqtmc"></object></ol></div>

                                <dl id="vqtmc"><menu id="vqtmc"></menu></dl>

                                  <sup id="vqtmc"></sup>

                                  <sup id="vqtmc"></sup>

                                            <div id="vqtmc"><ol id="vqtmc"><object id="vqtmc"></object></ol></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