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vqtmc"><menu id="vqtmc"></menu></dl>

      <sup id="vqtmc"></sup>

      <sup id="vqtmc"></sup>

                <div id="vqtmc"><ol id="vqtmc"><object id="vqtmc"></object></ol></div>

                第二十五章 蓮花生


                本站公告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忉利天,為母說法。”

                    就在岳綺羅話音將起之時,一聲自天際而來的梵音響起,大菩薩地藏本愿咒回蕩。

                    亦是將岳綺羅這位不滅陽神境界者,死死的定在了原地。

                    “哼!”

                    天花亂墜,梵音奏響,奇香撲鼻,一幕幕天女飛仙景象幻化而出,卻只能讓趙無憂傳出一聲冷哼。

                    而毛小方更是面色鐵青!

                    腳步一踏,什么梵咒全然被趙無憂強橫的氣血撞開,只留下空氣當中,‘啵啵啵’的脆響!

                    也不管岳綺羅的心思,長袖一動,先將岳綺羅鎮壓在了乾坤法當中!

                    “掌中佛國?!”

                    低聲的長喝,一名禿頂的老者便從天際的異像當中走出。

                    “中原道門何時出了檀越這般人物?”

                    望向趙無憂,這位手持檀陀人頭曈,右手結著甘露印的上師打扮者露出了忌憚的神情。

                    沒有理會這等不知哪個旮沓冒出的家伙,趙無憂轉身一步便已經回到了石室門口。

                    “走吧。”

                    淡漠的言語,完全不將來者放在眼中,赤裸裸的無視,讓這位不明身份的存在,亦是火冒三丈!

                    “孽障!”

                    然而他話音未落,便被一股莫大的力道扇在了面龐上。

                    強悍堪比精鋼的肉體只能感受到劇烈的疼痛,左臉上一陣崩裂血色涌現,人也從幻象云層當中直接跌落了下去。

                    好不狼狽。

                    趙無憂神色默然,負手而立高高在上的看著他。

                    “你可以試試,本座敢不敢殺你!”

                    那禿頂老者,抱著臉怨毒的看著趙無憂。

                    “吾乃香格里拉,地藏上師一脈的使者,哪怕是爾等道門真君也要對吾以禮相待!”

                    話音未落,趙無憂強橫的一擊便已經落下。

                    如同五岳之重,蘊含著極端的鎮壓之力,僅憑著肉身之能,氣血爆發便已經讓整個空間隱隱崩潰!

                    赫然是他在武明天下所成的一式:鎮山河!

                    眼露絕望的神色,那上師使者,還來不及調動體內佛能,便已經意識泯滅!

                    “道兄。。。!”

                    毛小方的阻止言語還未說出口,趙無憂已經收手在一旁,而那位地藏上師一脈的使者,也已經化為了一片血泥。

                    “區區化外野人而已,道友不用擔心,過段時間,本座自會去一趟香格里拉,看看那里的地藏一脈是不是都不會說人話!”

                    強勢無匹,霸道絕倫的宣言。

                    明明是你一言不合將人打死了,還要找上門去跟人討要說法,毛小方如今是明白上古真修是怎么平定各種兇獸禍亂了,如今還能有妖族存世,只能說這些戰斗狂還留了手了。

                    ‘難怪上古真修都是正面戰斗的強者,這樣的脾氣,戰斗力不強,早就被車翻在地了。。。’

                    撫著額頭,毛小方覺得自己近日來聯系茅山正宗的次數有點太多了,尤其是在認識趙無憂以來,就好像經常要為他寫一堆信件。。。

                    可是如今情況已經是這樣了,毛小方也只能無力的擺了擺手,讓趙無憂等人離去,他留下來收拾后面的情況。

                    否則真讓趙無憂繼續處理,那就不是簡單的沖突那么簡單了。

                    他看得出來,趙無憂到底還是留了一手,沒有徹底將那位上師使者的舍利崩碎,不然如今就真的是難以化解了。

                    反正是肉身為船帆,那么船壞一艘也應該無關緊要吧?

                    別看毛小方以降妖除魔,維護正道為己任,他也看不慣藏地一脈的很多舉動,若不是那邊還有幾個亂源需要這些家伙扛著,他也未必會處理手尾。

                    讓這位上師自生自滅好得多。

                    一點熒光散出,破裂的舍利從血泥當中飛起,化為了頹廢無比的禿頂上師模樣。

                    看到了毛小方在場,卻已經是雙目無神了。

                    可能在藏地那邊作威作福太久了,怎么都沒有想到,在中原當中遇到趙無憂,直接就被打殺了。

                    他現在已經十分懷疑這次來中原到底是不是美差了。

                    “這位,還是先隨貧道回義莊吧,不然一不小心就真的徹底墮入輪回了!”

                    還不知道這位上師的名諱,毛小方也只有無奈的以法力抓住了他破損的舍利,將他帶回義莊修養一會再說。

                    否則再放任傷勢蔓延,估計這位上師就連自己叫什么都會忘記了,更別說來中原是為了什么了。

                    這也是為何這位上師聽到岳綺羅的泰山府君祭妙用時候,忍不住出手的原因。

                    不滅靈魂的特質對于他們這些藏地上師一脈簡直太適合不過了。

                    哪怕只是萬千巧合下出現的一例,但是對于他們這些心高氣傲的修行者來說,誰不會覺得自己也會是那特例當中的一員?

                    而就在這位上師肉體隕落的瞬間,遠在萬萬里之外的一座宮殿當中。

                    。。。

                    檀香飄搖,無數燈火搖曳,突然一盞燈火猛地弱了大半,讓看守者神色一驚,連忙轉身向著一座白皙的禪房稟報。

                    “看來是那扎吉爾遇到麻煩了,藏地不安,中原也是大亂。。。末法之劫,真的無法化解嘛?”

                    此代地藏一脈的執掌著,蓮花生大士七世,低聲的呢喃著。

                    然后傳訊底下的金剛和上師,再派遣一人去中原求援,如今的情況已經由不得耽擱了。。。

                    隱約間,在這片宮殿之外,可以聽到無數呼嘯的妖魔氣息流轉,若不是一股強橫的能量將這里鎮壓,只怕隨時就有可能是傾寺的大禍。

                    “南無阿彌陀佛。。。”

                    蓮花生大士低聲呢喃著,一股柔和的佛光蕩漾開去,落入護住佛寺的能量當中,不斷的消磨鎮壓著那些妖魔之力。

                    。。。

                    邁步在顧府當中,或許是因為事情解決了,顧玄武頗為高興,邀請趙無憂留下來享用晚宴。

                    沒有著急離開的趙無憂也就答應了下來。

                    他能夠感覺到,在西方的某處,似乎有一股極為可怕的力量正在醞釀,和他一直在北方感覺到的如芒之感在強度上不分伯仲。

                    ‘這個世界還真是。。。對人類極不友好啊。。。’

                    已經猜到了那位上師來中原是為何,趙無憂還是不禁感慨。

                    輕輕的搖了搖頭,然后轉手間,將那位鎮壓于乾坤法內的岳綺羅放了出來。

                    倒是沒有逃跑的想法,知道自己不會是眼前人的對手,尤其是那一拳下,岳綺羅知曉,她不會死,卻也絕對跑不掉。

                    “你到底是什么人?”

                    這個精靈異常的女子終于問出了她心中最大的疑惑!5858xs.com
                体育彩票河北11选5

                  <dl id="vqtmc"><menu id="vqtmc"></menu></dl>

                    <sup id="vqtmc"></sup>

                    <sup id="vqtmc"></sup>

                              <div id="vqtmc"><ol id="vqtmc"><object id="vqtmc"></object></ol></div>

                                <dl id="vqtmc"><menu id="vqtmc"></menu></dl>

                                  <sup id="vqtmc"></sup>

                                  <sup id="vqtmc"></sup>

                                            <div id="vqtmc"><ol id="vqtmc"><object id="vqtmc"></object></ol></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