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vqtmc"><menu id="vqtmc"></menu></dl>

      <sup id="vqtmc"></sup>

      <sup id="vqtmc"></sup>

                <div id="vqtmc"><ol id="vqtmc"><object id="vqtmc"></object></ol></div>

                第0318章 赵广要债


                本站公告

                    赵广如今手上的这一切,一样是离不开冯永的支持。

                    如果冯永没了,那赵广的这一切也跟着没了,至少他手里的牧场纺织工坊的份额,虽然也一样姓赵,但却不会再是他的。

                    没了冯土鳖的支持,赵广就会失去目前所有的资源支持,就算他不甘心,最多也就是跑去军中混了杂号将军,想要再进一步,那可没那么容易。

                    因为他老爹的资源,是用在赵统身上的,谁叫赵统是嫡长子呢?

                    还有一点就是,赵云可未必希望赵广娶了黄舞蝶,如果赵广自己没有足够的资本,他哪来的底气去跟自家老爹提起自己的婚事?

                    所以?#25512;?#36825;些,赵广也不可能离得开冯永。

                    至于李遗李球,则与他们不同。至少他们身后还有一个都督背书呢,轮不到冯土鳖指手划脚。

                    还有黄崇,其实也就是有点类似于互取所需的合作关系,只是形势不同,所以冯永占了主动,黄崇所代表的黄家只能算是被动接受。

                    如果真到了生死关头,冯永可不相信黄?#19968;?#21644;他同生共死。

                    所以诸葛老妖让自己有自取之权,很有可能就是认可了自己身边的人,让自己有机会把他?#21069;?#24471;更紧密一些。

                    只是升了自己的官,却又对赵广和王训两人只字不提,就不得不让冯土鳖心里有着深深的疑虑。

                    这前后矛盾的做法让冯永想得有些烦躁,想来想去想不通,就不由地起身出门,准备去一趟工地。

                    刚出了门,却见眼前不远处闪过一个人影,冯永快走两步上去,发现正是李慕。

                    “慕娘子如何在此?”

                    既然见到了人,自然就要打个招呼。

                    李慕回过头来,见到是冯永,展颜一笑,轻轻一福,说道,“今日已经是第三次见?#21483;?#38271;了吧?”

                    “话是这么说……”冯永自己一个人想事情想得发闷,看到李慕那明媚动?#35828;?#39068;色,?#37027;?#19981;由地也稍微有些明亮起来。

                    嗯,看来美女确实有助于男?#35828;?#36523;心健康。

                    “可是我记得慕娘子前不久才跟我说了去坊间上值,怎么此时又跑来这里?”

                    李慕听了,妩媚的大眼睛瞟了冯永一眼,掠了一下鬓发,“看来兄长在短短时日做下这?#20040;?#30340;基业,亦是有原因的。小妹只是出来拿个信,都要被拿住拷问一番。在兄长手下干活,当真是?#36947;?#19981;得。”

                    冯永噎了一下,呵呵一笑,摆摆手,“我就是开个玩笑,你是工坊里的大管事,平时没事,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没人管你。”

                    李慕虽然来的时日短,但却是个有手腕的,至少很快就理顺了手上织工的人事,从这一点上来讲,冯永目前至少没看错人。

                    “只是这里,怎么会有你的信?”

                    冯永有些奇怪地?#23454;饋?br />
                    李?#21483;?#20102;一下,晃了晃手里的信,“兄长莫要忘了,我那堂兄,可是我闺中密友的如意郎君呢。她托了堂兄送信与小妹,又有何奇怪?”

                    “哦,我都忘了。”冯永拍?#21738;源?br />
                    当时李遗之所?#38405;?#35748;识何家娘子,不正是因为骑马惊了去李庄访友的何家娘子的座驾?

                    何家娘子和李慕认识,那是最正常不过的事。

                    说到密友,冯永看了一眼李慕,心头一动,开口?#23454;潰?#24917;娘子既说到密友,我有一事,正是关于密友的事,想请慕娘子一决。”

                    李慕微微瞪大了眼,眼睛极是明亮,继而?#20013;?#36947;,“没想到小妹竟能有如此荣幸,兄长请说。”

                    “是这样……”冯永沉吟了一下,斟酌着说道,“若是你的密友和你一起当了这工坊管事……”

                    “我那何家妹子,断然不会当工坊管事。”

                    冯永话才开了头,李慕就打断了他的话。

                    “我没说是何家娘子,我是说如果,如果你还有一个密友,和你一样当了这工坊管事,你为正,她为副。有朝一日,你们都立了功劳,我升了你的职,让你当了大管事……”

                    “小妹已经是大管事了。”

                    李?#25509;?#35828;道。

                    “我可能说得不够明?#20303;!?br />
                    冯永没好气地看了一眼这女子,也不知她是故意还是无心,“我说的是假若你只是管事,而不是大管事。”

                    李慕点点头,表示明白了,又?#23454;潰?#28982;后呢?”

                    “然后我让你当了大管事,又让你举荐一?#35828;?#20320;的副手,再举荐几?#35828;?#24037;坊里的管事。却?#38405;?#37027;密友不提一字,你会如何?”

                    李慕眨眨眼,“小?#27809;?#33021;如何?自是安心当这大管事,然后再按兄长的说法,把人举荐上去就是。”

                    “那你的密友呢?你不管吗??#35757;潰?#20320;不提她继续当你的副手?”

                    李慕一笑,盯着冯永好一会,这才说道,“兄长非是那种?#22836;?#19981;明的人,既然不提小妹密友一字,自然是心里有了?#24179;稀!?br />
                    顿了一顿,又说道,“说不定,小妹那密友,兄长已经有了别的?#25165;牛?#23567;妹又何必多事,徒?#20999;?#38271;不快?”

                    ?#21543;头?#19981;明?”

                    冯永听了李慕的话,神情一怔,不由地定定看着眼前这女子,直看得她心里有些发毛,过了好一会,这才一拍大腿说道,“对啊,?#20197;?#20040;没想到呢。”

                    说完这话,看向李慕的眼神不禁带了几分赞赏,笑道,“多谢慕娘子解开永心中之惑。”

                    说着,也不管李慕一头雾水,脚步轻快地走了。

                    倒是李慕看着冯永的背影,眼?#26032;?#20986;疑惑,嘴里喃喃地重复了一句,“闺中密友?”

                    然后再看了一眼远处李遗的房间,眼珠子转了转,神情忽阴忽晴。

                    虽然心里尽力阻止自己想到别处,可是却又遏不住自己的心思:这冯郎君,莫名与我说这些话,当真没别的意思?#25335;?#22478;那好夺他人之妻的流言……应该……不是真的吧?

                    解开了心头疑惑的冯土鳖,浑然没有想到因为无意中强行让李慕代入自己的苦?#30504;?#21364;是引得她心绪一下子混乱起来。

                    此时的他,心头明朗。

                    自己老是想着诸葛老妖会不会有什么别的意图,却是忘记了诸葛老妖的性子——公正严明。

                    尽忠益时者虽仇必赏,犯法怠慢者虽亲必罚。

                    这是后世对他?#22836;?#20998;明的评价。

                    所以……我为什么要纠结诸葛老妖赏不赏赵广和王?#30340;兀?br />
                    我应该想的是,诸葛老妖想要怎么赏赵广和王训才是。

                    就如李慕所说的,这不是赏不赏的问题,而是会不会另有他用的问题。

                    给了自己“自取”之权,说明诸葛老妖还是尊重自己意见的。

                    如果自己想要让赵广和王训继续跟着自己,那么益州典农校尉左右司马报他们的名字就是。

                    可是诸葛老妖很明显地又是想对这两人别有所用,所以这才故意不提他们的名字。

                    冯永皱了皱眉,心道也不知诸葛老妖想要把赵广和王训放到哪里?

                    再说了如今大汉也没什么大事,就算是?#29616;心切?#21467;军,如今都被民团搞得焦头烂额,哪有心思再找大汉麻?#22330;?br />
                    嗯?嗯!

                    冯永想到这里,猛地打了一个激灵,南中?

                    诸葛老妖明年不正是要平南中?

                    荆州之失,?#29287;?#20043;败,失去了多少猛将良材?失去了多少精兵老卒?

                    再加上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年跟着刘备打天下的老将精兵们,就算是安守蜀中,也渐渐地老去死去。

                    所以大汉急需新鲜血液的补充。

                    南中是练兵之地,而赵广和王训又在汉中证明了自己的领兵之能——虽然是名义上是去勘察农耕之地,但打了不少仗却是不争事实。

                    所以诸葛老妖十有?#21496;?#26159;想趁着平定南中的机会,调赵广和王训过去练练手。如果合用了,说不定就让他们直接转入军中效力了。

                    只是赵广和王训又是自己手把手带出来的,要是就这么拿走了,生怕自己心里有膈应,这才给了自己一个“自取”之权做补偿。

                    还有在这个时候升自己为益州典农校尉,只怕也是为?#35828;?#33258;己南下而做的铺垫。

                    想到这里,冯永恍然大悟。

                    功劳?功个屁的劳!

                    劳碌还差不多。

                    隐约间摸到了诸葛老妖的心思,冯土鳖心里五味杂陈,也不知是应该高兴还是什么……

                    “哈啾!”

                    赵广打了个喷嚏,揉了?#21886;?#23376;,有些奇怪地说道,“这大热的天,怎么会着凉?”

                    “定是那马太守在骂你!”

                    黄舞蝶没有一点形象地坐着,双脚搭拉在前面的脚凳上,哈哈一笑,“谁?#24515;?#20570;了缺德事?”

                    赵广争辩道,“阿姊如?#25991;?#36825;般说,这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去问那马太守,他又推三阻四,说什么朝廷用度紧张,不愿还钱。”

                    “他不付钱,我不卖他便是,如何算是缺德?”

                    两人旁边还坐着霍弋,听到赵广这般理直气壮地说出这话,脸色木然,也不吭声,反正这些时日这位赵家二公子的所言所行,已经不止一次刷新了他的三观。

                    只听得赵广嘟囔道,“兄长叫我来收债,若是完不成此事,那我何时能回得去?朝廷用度紧张时,咱们牧场,纺织工坊何时问大汉要过钱?#31119;俊?br />
                    “也就是这个时候,朝廷缓过气来了,这才提了这事。没?#19978;?#37027;马太守却是赖了下来,若是再如此下去,说不得朝廷中有人还觉得这牧场成了朝廷的,想要什么就拿什么呢。”

                    霍弋嘴角抽抽,心道那诸冶监不也是内府的?如今?#32479;?#20102;外朝的有何区别?

                    几人如今正呆在冯永建在?#29616;?#33829;寨的大房?#27704;錚?#26700;上摆了?#20040;?#19968;盆冰酪,寒气逼人。

                    在这个炎炎夏日,这?#35753;?#29289;又能?#20979;睿?#21448;能解热,当真是不错。

                    只是赵广和霍弋很明显地?#38405;?#20102;,眼睛看都没看桌上一眼,倒是黄舞蝶却是好像永远都吃不饱一般,一勺一勺地往嘴里送。

                    这时,只见房门砰地一声响,从外被人打开了,一个人怒气冲冲地进来,“赵二郎,那干酪,如何说没就没了?”

                    仿佛早?#22303;?#21040;了来人一般,赵广脸色不变,很是虚伪地“?#20303;?#20102;一声,起身打了个哈哈,“马太守来了,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让我前去迎接?”

                    马谡应该是?#19979;犯?#24471;急了,额上隐现汗滴,也不知是被太阳晒的还是气的,脸色发红,闻言一声冷笑,“让你知道我来了,只怕连牧场都进不来吧?”

                    “马太守这是何话?你进出牧场不知多少次了,如何说进不来就进不来?”

                    赵广嘻嘻一笑,只当作听不懂马谡的话。

                    马谡看着这赵广惫怠模样,当真是气不打不处来,当下自寻了一处地方坐下,目光落到桌上那一大盆冰酪。

                    还没等他说话,黄舞蝶便警惕地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喊了一声,“来人,给马太守上碗冰酪。”

                    ?#35748;?#20154;拿着碗勺进来,黄舞蝶便抢过碗,先是舀了半碗,眼里露出心疼之色,又小心地舀了一勺,这才递给下人。

                    还没等吃到嘴边,那?#38378;?#24847;便迎面扑来,马谡长叹一声,“大汉方才有?#35828;?#36215;色,我等就如此奢侈,当真是大不该。”

                    嘴里说着,手上却是舀起一勺,吃了下去。

                    赵广撇撇嘴,心道有本事你别吃啊。

                    马谡吃完后,放下碗,义正辞?#31995;?#23545;赵广说道,“做等吃?#24120;?#19981;知要费多少干酪。你有干?#26131;?#20986;这冰酪,为何却不愿意把干酪卖与朝廷?”

                    赵广一听,当下就翻了翻白眼,阴阳怪气地说道,“卖?怎么不卖?可是马太守,这牧场产出的干酪,光见出去,却不见有钱粮进来,这也?#26032;簦俊?br />
                    “休要做出?#35828;?#23039;态!”

                    马谡气咻咻地指着赵广,“老夫又没说不付与你钱?#31119;?#21482;是暂缓一时,你身为忠良之后,就不能为朝廷着想一番?”

                    “马太守,这牧场,可是我等兄弟几个,自己筹了钱?#31119;?#21448;去拼死拼活,才建出来的。这才有?#35828;?#20135;出,你就全部要拿走,这也就罢了,为何连钱粮都不愿意付?”

                    “你可知晓,这牧场的牛羊,还有?#20999;?#24178;活的下人,一天吃?#35748;?#26469;,要费多少钱?#31119;?#27809;了钱粮支持,这牧场的牛羊和下人,吃什么?喝什么?”

                    “马太守若是光想着只拿不给,我等兄弟几个辛苦筹来的钱粮一旦耗尽,这牧场,说不得就要没了。所以这段时日产出的干酪,广要先拿去找他人换些钱粮支应一下。”

                    说着,赵广又看了看马?#30504;?#22075;嘻一笑,?#25353;?#29287;场的钱粮宽裕了,再卖给马太守如何?”

                    反正按兄长的意思去做总是没事的。

                    别的不说,兄长在临走前给自己算了一?#25910;剩?#20174;自家牧场里拿走干酪去制成军?#31119;?#20877;转手卖出去,少说也是翻了十倍。

                    当?#26412;?#24046;点把自己惊得跳起来。

                    所以朝廷肯定不会少了自己这点干酪的钱粮。

                    之所以拖着不给,就是白?#23194;?#20064;惯了,一下子要收钱,有人心里头不愿意了。

                    朝廷困难的时候自己不吭声,那是没有办法,但朝廷宽裕了,还有人想着要占这份便宜,那可不成。

                    至于谁不愿意,赵广心里没多想,他也不愿意去想。

                    这种事情,由兄长去考虑就对了。5858xs.com
                体育彩票河北11选5

                  <dl id="vqtmc"><menu id="vqtmc"></menu></dl>

                    <sup id="vqtmc"></sup>

                    <sup id="vqtmc"></sup>

                              <div id="vqtmc"><ol id="vqtmc"><object id="vqtmc"></object></ol></div>

                                <dl id="vqtmc"><menu id="vqtmc"></menu></dl>

                                  <sup id="vqtmc"></sup>

                                  <sup id="vqtmc"></sup>

                                            <div id="vqtmc"><ol id="vqtmc"><object id="vqtmc"></object></ol></div>
                                            江西时时彩彩票购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表 特码图报 新疆18选7的开奖结果查询 广州性娱乐场所 天津11选5预测 二肖中特期期准免费 20选5浙江 大乐透胆拖随机选号器 海南4十1开奖结果查询 皇冠比分90vs足球指数手机 欢喜斗地主下载 浙江20选5开奖号 彩票走势图大乐透 新11选5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