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vqtmc"><menu id="vqtmc"></menu></dl>

      <sup id="vqtmc"></sup>

      <sup id="vqtmc"></sup>

                <div id="vqtmc"><ol id="vqtmc"><object id="vqtmc"></object></ol></div>

                第637章:力量與技藝,誰勝誰負


                本站公告

                    圣之領域的出現,戰況逆轉了。

                    在界主們眼中大界主神士道終于認真應敵了,不再是之前那副懶洋洋的模樣。盡管現在攻守易位,大家也沒有高興太早。畢竟暴食和響骨的法力等級還擺在那里,沒那么容易打贏。幸運的是,真要比拼等級的話,習慣隱修的老界主們也可以拼一拼。

                    只要有方法對付得了暴食和響骨,法力等級這回事不算大問題。

                    接下來。

                    如果暴食和響骨擁有大咒和圣之領域,那大家必須考慮逃跑的問題。如果它們沒有,那么,不好意思,光憑法力等級就想贏真心有點‘呵呵呵呵’了。不說老界主們,神唐的無限魔力大圓滿都不怕耗。

                    實在是差這么一些。

                    大家每一人借出幾塊宇宙心……不,白送幾塊宇宙心讓神唐增加力量,然后拿下勝利也是可以的。打輸了就一切都完了。相比輸掉這個選項,白送幾塊宇宙心真心只是小事。

                    話說回頭。

                    在界主這個層次,法力等級不太被人重視,原因之一就是宇宙心可以送來送去。它就像能量電池,只要你機器夠好夠厲害,很少人在乎電池的數量多一些少一些。平常任務界主一般都是組隊的,例如10個十界界主碰到1頭百界異獸,大家湊一湊,堆高一人,也能搞個。

                    好像神唐這種喜歡單打獨斗的人物,在深虛空極少出現,幾萬年不出一個。

                    現在形勢反轉。

                    界主們心里也淡定了一些。

                    再看暴食和響骨都沒有施展大咒,也沒有啟動圣之領域,大家更安心了。如今,就看它們的‘力量’比拼神唐的‘技藝’能比到什么程度。因為神唐擁有大咒和大圓滿,只要不是一拳致命,暴食和響骨必須耗不過無限魔力的奧能法體。

                    在大家的預想之中。

                    接下來的打斗,剛開始是暴食和響骨占上風,中期就差不多,后期神唐反轉……嗯嗯,大概是這種套路。

                    然而。

                    事實并不是這樣子的。

                    暴食先攻,利爪聚起數幾倍于唐士道的雄力,正準備一擊破敵之時,意外發生了。暴食的利爪蓄力,身體正想突進沖鋒。忽然間,數萬條如同頭發一樣的黑線纏住暴食,就像海草纏住溺水者。利爪未攻,步伐未踏,行動已經受到限制。

                    “滾開!”暴食怒吼,強行突進。

                    因為它的法力等級高出百倍,強蠻沖鋒也沒問題。但越是沖前,阻礙的黑線越多。

                    還沒有沖到一半。

                    暴食的身體仿佛扣鎖了數億黑繩,沉重得寸步難行。

                    “小心,你速度越快,這種阻礙力量越強。”響骨發出磨骨般怪聲,示警暴食。這時候暴食和觀看的界主們也看出來了。大陰影術的‘灰暗’空間就好像水域,你慢慢前進,它不阻不攔;你疾速沖鋒,它的反作用就更加強大。

                    “真這么有用?”暴食有點不服,揮爪,一道白色爪影離手遠攻。

                    不得不說。

                    強勁數十倍的爪光撕裂,招式還是很有效的。可惜的是爪影疾飛出來,剛一離手就減速了。飛得越遠,減速越多。等飛到唐士道的面前,白色爪影已經比烏龜還慢,仿佛快要停止了一般。

                    這樣的招式,自然不可能命中目標。

                    唐士道慢慢一步避開。

                    同時。

                    一道法光閃現,暴食瞬閃貼近唐士道身旁的地方,利爪驚襲。如此突襲本來應該很成功,但是,暴食的急襲也由極速變成了常速,再由常速變成慢速,最后幾乎就是慢鏡頭動作。唐士道連閃都懶得閃,抬頭一揮數拳,好像打沙包一般把暴食轟飛回去。

                    暴食身上白色體殼破碎處處,彈退回到響骨的身邊。

                    此時。

                    唐士道拳頭上只釘著幾十枚脫離本體的牙齒。仿佛被什么咬了,又沒來得及咬合,咬到一半就被扯斷了尖牙的模樣。眾人明白到,在這圣之領域中,暴食的‘吞食’能力也減弱了。本應吃掉神唐的拳頭,現在只是傷敵,還自損幾十枚牙齒。

                    擁有圣之領域和沒有圣之領域,雙方是天地之差。

                    “我來試一試。”這時候響骨出手了。

                    它一個疾步。

                    同時,身邊自然出現無數的黑線,纏繞緩阻。意外的是,響骨的骨質體殼完全不粘一絲一線。仿佛它的‘光滑’是不可觸碰的,連大陰影術這種法術效果都粘附不住。

                    “它是防,暴食是攻。”遠處的黑鼎皺眉訝聲。

                    骨魁擅長防御。

                    牙魁擅長攻擊。

                    深空九魁人人都有特殊手段。雖然以前是傳聞得知,現在親眼一看已然實證。

                    黑線阻止不了響骨,它肯定加速攻擊。但是開心不過一秒,當它加速再沖,身邊不再是黑線,而是波紋亂流。響骨擁有完美光滑的防御,但唐士道使整一片空間變成漩渦世界。在這種情況下,想加速,呵呵,還不知道會甩飛到哪里去呢。

                    暴食和響骨憑力量站穩立定,內心卻沒有任何接近唐士道的辦法。

                    無領域打領域,結果就這么悲哀。

                    身邊整一片空間都是別人的,行動之前,行動之時,行動之后……所有一切都掌握在別人手中。即使它們的法力等級更高百倍,卻連碰到對方的機會都沒有。它們相信一拳可以殺敵,但有這一拳擊中的機會嗎?

                    沒有!

                    這就像兩條鯊魚想要打贏一片海洋,再折騰也是妄然。

                    “還有一個辦法。”響骨不但更加光滑,腦袋也更有想法。看見唐士道不進攻,它慢慢扶住自己光滑的腦袋,一瞬間仿佛注入無窮能量。然后,又一擰摘落下來。不需要什么招數,朝前一扔就行,也不用扔到唐士道身邊。

                    法力等級高對法力等級低,最簡單的法力爆炸也可能殺敵。

                    界主們一看大驚。

                    黑鼎再次啟動保命絕招。

                    響骨張開骨籠,護住自己和暴食,然后看著那顆光溜溜的‘腦袋’在閃光中爆炸。下一剎那,整片空域都被能量震蕩。暴食和響骨還在等待機會,它們在等唐士道撤離逃遁虛空裂縫,在圣之領域隔絕的一剎那,它們即時聯手打出致命一擊。

                    這種戰術很好,非常好。

                    但是。

                    唐士道根本沒離開,巨爆一現,波紋也現。灰暗波紋肯定擋不住巨爆,這是意料之中。但也不要緊,巨爆之際又有無數虛空裂縫出現。沒有想象中的逃遁,只見虛空裂縫吸入無數能量,然后……自行融和匯合……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情況下,十枚宇宙心新鮮出爐了。

                    唐士道輕一招手。

                    十枚宇宙心飛到右手掌心上,那表情仿佛在說:只有這種小把戲嗎?完全沒用,我都把它當成提晉十級的材料了。

                    暴食和響骨木然失語。

                    它們不敢想象,強凌弱高凌低的法力爆炸,居然被對方當成材料升級了。

                    這是三***主的能力?

                    還是圣之領域的奇效?

                    又或者,這才是第一圣者真真正正的本領?

                    “謝謝你的禮物,我剛剛多升了十級。話說,你們很喜歡被當成猴子戲耍嗎?只空有一身蠻力沒有意義,你們肯定知道。這種戰斗也沒有意思,你們干脆點,自殺吧。”唐士道沒有趁機出手,只是淡淡說道。

                    “你不要太得意,我們還比你強。”暴食冷聲。

                    “呵呵,那就來吧,小白鼠。”唐士道可是一點都不畏懼深空九魁。擁有雙天賦之后,面對任何人都不怵。

                    更何況。

                    牙魁的身外化身暴食海洋曾經‘失信’于白牧,擔心小菁英成長復仇斬殺除禍。這種心態的人物,呵呵,距離神上八皇還差一段距離。普通人對于失信行為可能不在意,但超級強者不同。

                    以南界藥皇為例。

                    白勝男當面說要超越他,他反而全力培養白勝男。暴食海洋看見白牧的兒子有可能崛起,馬上擊死滅口。雙方在心態上差距一個等級不止。南界藥皇培養白勝男,星界女皇培養深空夫人,他們都是‘逼迫’自己強大,故意制造一個可能追趕自己和超越自己的人。

                    相形之下,牙魁的失信殺幼只是一種膽小。

                    所以。

                    神上八皇在虛空,深虛空,虛空戰爭都赫赫有名,深空九魁卻只在深虛空有名,兩者一比自然知曉高低。現在明知道對付不了圣之領域,卻強行持力蠻干,這明顯是不甘認輸。

                    這時候,界主們也看呆了。

                    暴食和響骨聯手強攻,但沒有一丁點效果。

                    在這圣之領域中。

                    神唐就像大師戲耍學徒,無論速攻,閃現,換位,突刺,甚至召喚,變形,分身等等手段都無效。兩人合力最接近的一次,利爪幾乎碰到神唐的胸膛。但是,神唐只一個念頭,他可以出現在灰暗空間的任何一個角落。在這個圣之領域中,他就像一切事物的主宰。

                    力量與技藝。

                    蠻力與操控。

                    前者的強大只是野獸般魯莽,完全沒有實質的威脅。攻擊越多,自耗越重,這一戰沒有前期直接就是衰敗的后期。

                    “還不死心嗎?”唐士道有點不耐煩了。

                    “哼,我連五分之一都沒有損耗。”暴食冷聲,仍然準備再攻。

                    “你們是不是腦子有問題?不會以為自己有個深空九魁之名,所有人就要讓著你們。這只是你們的身外化身,一只培養得還不錯的爐鼎。在我眼中,你們只是兩團肉塊而已。你們真以為力量高就能蠻干嗎?好吧,我就稍稍教訓你們一下。”唐士道真心煩了。

                    牙魁和骨魁能夠共享一些大咒力量還有點意思,只是暴食和響骨這種身外化身,真心不值一哂。

                    “你有這種能奈……”暴食還沒有說完。

                    一記黑色拳頭已經轟至臉前。

                    暴食伸手格擋。

                    但,同一剎那又有一個拳頭轟在它的手肘上,破壞了格擋。正強忍打臉的拳頭,背后又有雙拳轟打膝后。暴食被打欲跪,正待發怒,此時它看見唐士道只伸出尾指撥動了一下。剎那,數以百計的拳頭自然生成,如同游魚轉身以不同角度轟打。

                    這些拳頭不在遠處,就在身邊不到一米的地方顯現。

                    拳一轟,拳已中。

                    響骨正欲救援,唐士道又是一撥:“你也一樣,不要以為‘光滑’就打不到。”

                    撥指瞬間。

                    響骨體表骨胄的最接近空間突然炸響異聲。這像是影子炸裂,又像是聲音破碎。總之,在一個完全粘貼它皮膚的位置,一股勁力暴烈炸起。當然這才是開始,如同樂音連奏,一個接一個爆炸震蕩,響骨完全沒有反應的機會。

                    “給我滾開!”暴食怒吼,它強行以更高法力怒爆,試圖震散周圍所有的拳頭。

                    只不過。

                    在這種法力震蕩未開始,灰暗空間扭曲,仿佛詭異的影子重合,一轉眼就將暴食和響骨拉到一處。同時,周圍的拳頭變成黑影,黑影變成黑甲,黑甲變成黑墻,黑墻變成黑牢……在暴食怒吼震爆之際,它和響骨正被關入一個細小黑牢內。

                    在這個小小空間中,暴食自己承受了自己的憤怒一爆……順便坑一波響骨。

                    這種感覺,就好像拉上自己的好兄弟在一間密室里點煤氣罐似的。

                    此時。

                    “想要教訓你們,辦法多得是。”唐士道只淡淡道。

                    同一剎那。

                    一個拳頭轟穿了唐士道的胸膛,赫然是一個雙頭四臂的怪物,看似暴食和響骨的合體:“就知道你會得意記形,我們等這機會很久了。剛才是唯一隔斷你視線的機會,謝了,小后生,你的命我們收下了。”

                    界主們大驚。

                    因為……

                    “看清楚了嗎,你打中的是誰?”唐士道站在旁側,臉上微有嘲意。

                    暴食響骨驚訝低頭。

                    赫然發現……這一拳是自己轟穿了自己的胸膛。面前是一頁黑色魔鏡,拳頭打入,倒影剛好擊中在自己胸膛之上。5858xs.com
                体育彩票河北11选5

                  <dl id="vqtmc"><menu id="vqtmc"></menu></dl>

                    <sup id="vqtmc"></sup>

                    <sup id="vqtmc"></sup>

                              <div id="vqtmc"><ol id="vqtmc"><object id="vqtmc"></object></ol></div>

                                <dl id="vqtmc"><menu id="vqtmc"></menu></dl>

                                  <sup id="vqtmc"></sup>

                                  <sup id="vqtmc"></sup>

                                            <div id="vqtmc"><ol id="vqtmc"><object id="vqtmc"></object></ol></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