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vqtmc"><menu id="vqtmc"></menu></dl>

      <sup id="vqtmc"></sup>

      <sup id="vqtmc"></sup>

                <div id="vqtmc"><ol id="vqtmc"><object id="vqtmc"></object></ol></div>

                第五百一十七章 家里的經


                本站公告

                    紀嫣然急得不行,眼里淚光閃爍,錢包里面的錢并不重要,而是那里面的一張照片,那是小時候,母親抱著她的一張照片,她母親去逝的早,那是唯一張母女兩人的合影,她一直帶在身邊,比任何東西都要珍貴。

                    正當她彷徨無助之時,身后忽然響起一個聲音來:“紀學姐,你在找這個嗎?”

                    紀嫣然轉過身來,羅力那張讓她即憎恨又厭惡的臉出現在她的眼前,那貨笑瞇瞇的,一臉欠扁的樣子,一只手提著人,一只手拿著她正在尋找的錢包。

                    紀嫣然不顧一切的接過錢包,迅速的打開,母親慈祥的笑臉就那么望著她,紀嫣然的眼淚刷的就滾落下來,她以為再也見不到母親了。

                    紀嫣然此刻才反應過來,剛才在這里羅力喊她,應該就是那個時候她的錢包被偷,羅力提醒她,可是她沒有理會直接上車走了,而羅力應該是追小偷,把錢包找了回來,看到他手里提著的那個鼻青臉腫的人,應該是偷她東西的人,是羅力抓到他,把錢包要了回來。

                    此刻,羅力那張讓人討厭的臉在她眼里變得不那么討厭了,要不是他,她可能永遠的失去這張照片了!

                    紀嫣然內心感動,剛要表達她的感謝,可是這時候,這貨的聲音傳了過來。

                    “紀學姐,不必吧,看到我這么激動,你這樣,我會以為你愛上了我!”

                    本來讓紀嫣然很感激的一件事,偏偏這貨油腔滑調,嬉皮笑臉,紀嫣然到了嘴邊的感謝的話硬生生的噎了回去,半天沒說出來話來。

                    羅力笑道:“不會吧,這么感動,不用不用,紀學姐,千萬別這樣,我羅力不是那種挾恩圖報的人,算了算了!”

                    這貨說話就是氣人,“趕緊給我學姐道歉!”羅力踹了小偷一腳,那小子被羅力打得鼻青臉腫,哪敢不從,低著頭,陪著小心道:“大姐,我錯了,對不起,我不該偷你東西!”

                    羅力一腳踹小偷屁股上,把他踹了一個狗吃屎:“會不會說話,管誰叫大姐,你***瞎了,這么一位清麗脫俗,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美少女,你管人家叫大姐,道歉!”

                    “我錯了,我錯了,妹子,對不起!”

                    “叫妹子?妹子是你叫的啊!”羅力又是一腳,小偷都要哭他,這***,大姐不讓叫,妹子也不讓叫,我***怎么叫,難不成還要讓我叫她祖宗啊!

                    可這話他不敢說,遇到這樣的混世魔王,他算是倒了八輩子的霉。

                    紀嫣然見小偷被羅力折磨得想哭又哭不出來,心里的這口氣也算出來了,只是這貨,實在讓人無語。

                    “羅力,算了吧!”

                    羅力這才說道:“行了,滾吧,記住了,以后見到這樣的妹子要叫女神!”

                    “是是是,女神,我錯了,我錯了!”

                    “滾蛋!”羅力一腳踹開小偷,小偷趁這個機會拔腿就跑。

                    “學姐,以后上下車注意點,小偷多,學姐,那,我就先走了!”

                    紀嫣然神情復雜的望了羅力一眼,那聲謝謝終于還是說了出來。

                    “謝謝你!”

                    羅力揮了揮手:“別,紀學姐,這事算我為早前的事給你道歉,咱們,兩清了啊!”說完,羅力很裝逼的向身后揮了揮手,上了車,一腳油門,那輛破車直接撞到了馬路丫上,“尼瑪!”

                    調整了車身,這貨一溜煙的跑了。

                    紀嫣然忍不住笑了出來,眼里帶著淚花,好像,這個混賬也沒有那么討厭了!

                    羅力臨近傍晚的時候趕到豐源,***的房子已經裝修完成,父母在九月份的時候就搬了進來,新家寬敞明亮,趙梅提前知道羅力晚上回來,準備了一大桌子的飯菜,許母他們住對面,也被她叫過來一起吃晚飯,羅力回到家的時候,母親和許母正在廚房忙著。

                    羅建民像沒骨頭似的靠在沙發上看著電視,弟弟妹妹圍著羅力轉,慧雪跑過來也讓羅力抱。

                    羅力打發了幾個小家伙,坐到羅建民那邊,他老子喝著茶水,爺倆之間沒啥交流,關鍵是羅建民不知道怎么同兒子交流,只是對羅力說了聲:“學校學習忙吧!”

                    羅力回了句:“還行!”然后兩人就都沒話可說了。

                    羅建民自覺無趣,去了書房,他大字不識幾個,這書房是給羅力準備的,現在成了羅建民最喜歡去的地方,在這里一呆,不用聽自家婆娘的絮叨,坐著都舒服,對于現在的生活,羅建民那是想當的滿意,搬到新家他越發的像只咸魚了。

                    自從送羅力上大學回來后,羅建民對兒子的公司又有了一個新的了解,羅力在省城還有公司,他從田雅婷口中沒套出來多少話,但是在省城的幾天,田雅婷沒有時間陪他們的時候派了一個小姑娘陪著他們老兩口。

                    羅建民有著自己的小聰明,從那小姑娘口里早就套出來羅力在省城的公司有多大,當聽說田雅婷手底下有著十幾家店面的時候羅建民就知道了,就算他一輩子當咸魚,兒子也能養得起他。

                    這個發現讓羅建民回來之后變得懶惰了許多。

                    趙梅回來后仍然出去賣烤冷面,小區里面,別人家的車庫里停著的是車,他們家可到好,車庫里停的是趙梅的烤冷面推車,羅建民覺得丟人,同趙梅吵了幾次,都被趙梅罵沒聲了,她靠勞動賺錢有什么丟人的!

                    自覺吵不過趙梅,羅建民只能放棄,只不過他多了個心眼,趙梅推車出小區的時候,他從來不和她走在一起,他丟不起這個人。

                    好面子的羅建民覺得出去賣烤冷面丟人,住這么好的房子,還出去賣那玩意,怎么說自己也是一個大老板,能干那活?

                    這段時間他一直在琢磨,是不是央求兒子給他開個店,他也當當老板,可是這話他不敢自己說,想要干點啥,還得央求老婆,當老子的做到這個份上,估計也沒誰了。

                    羅力可不知道他一回來,他老子就打他主意,家里人都在,許母也在,可是怎么獨獨少了許盈。

                    他的美人老師怎么不在家!5858xs.com
                体育彩票河北11选5

                  <dl id="vqtmc"><menu id="vqtmc"></menu></dl>

                    <sup id="vqtmc"></sup>

                    <sup id="vqtmc"></sup>

                              <div id="vqtmc"><ol id="vqtmc"><object id="vqtmc"></object></ol></div>

                                <dl id="vqtmc"><menu id="vqtmc"></menu></dl>

                                  <sup id="vqtmc"></sup>

                                  <sup id="vqtmc"></sup>

                                            <div id="vqtmc"><ol id="vqtmc"><object id="vqtmc"></object></ol></div>